共铸西部发展新引擎

2019-11-27 来源:

【开栏的话】

  今年4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考察调研时,希望重庆全面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牢牢把握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坚持新发展理念,统筹做好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保稳定工作,持续营造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更加注重从全局谋划一域、以一域服务全局,努力在推进新时代西部大开发中发挥支撑作用、在推进共建“一带一路”中发挥带动作用、在推进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中发挥示范作用。“三个作用”标注了重庆发展新的历史方位,从今天起,我们将推出“重庆发挥‘三个作用’调研行”系列报道,聚焦重庆发挥“三个作用”的新作为新突破。

  从不同的视角观察,重庆呈现着不同的属性。

  她是四川盆地东部的一座城,长江、嘉陵江交汇,中梁山、铜锣山、缙云山、明月山蜿蜒,塑造出立体独特的城市轮廓,形成了大山大水的景观格局;把镜头拉开,东临湖北、湖南,南接贵州,西靠四川,北连陕西的重庆是三峡的起点,群山中的门户;而从全国的视角看,承东启西、牵引南北、通江达海的重庆是中西部地区唯一的直辖市。

  今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考察重庆,要求重庆努力在推进新时代西部大开发中发挥支撑作用、在推进共建“一带一路”中发挥带动作用、在推进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中发挥示范作用。

  蕴含在战略要求字里行间的,是党中央和总书记对重庆的期许。像西部其他地区一样,重庆又一次被国家重大发展战略聚焦。

突破“胡焕庸线”,接受历史赋予新使命

  大西部平原、山地、盆地交替,既是风光如画表里山河,也是人烟稀少落后地区。

  1935年,有一个毕业于巴黎大学的年轻人,通过多种途径获得全国各区县人口数据。当他手绘出中国第一张等值

  线人口密度图,并将东北的瑷珲与云南的腾冲连起来,“胡焕庸线”就此诞生。

  这条神奇的线是玉米种植的分界线,是400毫米降水的分界线,是东西景观的分界线,在某种程度上也成为贫富分界线。64年后,国家提出的西部大开发战略,所涵括的范围就包括了“胡焕庸线”西北侧“远西部”和东南侧“近西部”的12个省、市、自治区。重庆虽然在“胡焕庸线”的东侧,但其发展的战略纵深却在“胡焕庸线”的西侧。

  唯有西部大开发,才能突破“胡焕庸线”;唯有突破“胡焕庸线”,才能真正解决东西部地区经济成长与社会发展不均衡的百年难题。数据显示,在西部大开发战略提出前后,“胡焕庸线”西半部国土面积占57.1%,人口仅占5.6%,国内生产总值只占全国的4.3%。

  西部大开发20年,不仅实现西部地区的经济和发展水平同步大幅提升,也实现了基础设施极大改善,产业发展动能持续增强,人民生活水平稳步提升。

  当最短的那块板补上,人们发现,原来因为国土广阔导致的极不平衡的区域发展历史欠账,反而造就了各区域经济增长亮点的继发性接力。无论是以深圳特区为代表的珠三角和粤港澳大湾区,还是以上海浦东为引擎的长三角城市群,以及北京、天津和雄安组成的京津冀

  城市群,甚至原来并不发达的中部、西部,区域经济互为补充,互相借力,形成中国经济的前后浪效应。

  明白了西部对于整个中国的意义,就能明白重庆为什么会一次又一次被国家重大发展战略垂青。

  侧耳,有时代饱含深情的呼唤。

  ——2019年,党中央作出推进新时代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重大战略部署,拉开了西部地区新一轮开发开放的序幕。西部地区成为我国由沿海开放转为沿海沿边内陆协同开放,进而构建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开放格局的关键板块,站在了改革开放新前沿。

  ——当下,曾经的“老工业基地”重庆转型升级初显成效,“智造重镇”“智慧名城”已现雏形。2018年全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总产值20690.04亿元,是1949年工业总产值的3425.5倍,高新技术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近几年一直保持两位数增长,生态环境不断改善,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不断增强。

  放眼,重庆有实现高质量发展的独特优势。

  ——从区位优势看,重庆是西部地区中唯一具有公路、铁路、航空、水运综合交通运输优势的特大城市;

  ——从生态优势看,重庆的山水林田湖草等生态要素齐备,是长江上游重要的生态屏障;

  ——从产业优势看,重庆是全国六大老工业基地之一,工业门类齐全、工业基础雄厚,制造业实力尤显,山地特色高效农业、旅游业、服务业等方面也有优势;

  ——从体制优势看,重庆是中西部地区唯一的直辖市,一方面大城市带动大农村、大库区、大山区,为重庆提供了广阔的战略纵深和丰富的要素资源,另一方面,市直管区县,行政效率较高。

  更难忘,是总书记的殷殷嘱托。

  ——2016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考察重庆时,提出“两点”定位、“两地”目标和“四个扎实”的要求,是对重庆的科学定位和目标指引;

  ——2018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来到重庆代表团参加审议并作重要讲话,要求重庆实现“两高”目标、营造良好政治生态;

  ——2019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再次到重庆考察并主持召开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座谈会,要求重庆用好“四大优势”,发挥“三个作用”,赋予重庆新的重大使命。

  重庆与整个西部,一同站在了开放的前沿。

形成开放枢纽,探索西部发展新路径

  从全局谋划一域,以一域服务全局。这样的努力,体现在推进西部大开发中发挥支撑作用的方方面面。

  连接昨天,扶贫之于重庆,是让少数人摆脱绝对贫困,让后发地区实现跨越式发展。

  山高水长,养成了重庆人吃苦耐劳的性格,一度也成为滞缓发展的因素。拥有大城市、大农村、大山区、大库区的重庆,面临着与西部省份同样的紧迫问题:如何消除绝对贫困。

  重庆选择从最困难的群体入手,重点推进18个深度贫困乡镇脱贫攻坚。

  “多亏你教我养蜜蜂!去年我的20多桶蜂蜜卖了1.4万元,再加上山羊养殖和中药材培育,年收入突破5万元!”日前,巫溪县红池坝镇铁铃村贫困户吴生全向驻村书记王永红“报喜”。铁铃村村委会因地制宜发展山地特色农业,全村户均年增收2.7万元以上。

  小小缩影,印证着大大的可能性——截至2018年年底,重庆已累计实现171.2万人脱贫,贫困发生率降至0.7%。

  聚焦当下,重庆打造综合交通枢纽有更大的运筹,不仅是为发展自身,更是让中国的西部走向世界。

  刺少肉嫩的沙巴鱼是餐桌上的美味,蒸煮煎炸都相宜。家住两江新区的张小笛前两天去超市给孩子买了几条沙巴鱼,价格更低却更新鲜。这几条冷冻沙巴鱼,从越南胡志明港启运到重庆沙坪坝团结村铁路口岸掏箱只用了8天,相较过去从东部沿海港口走江运、陆运缩短了20多天。

  与之对应,陕西渭北因海拔高、光照足、昼夜温差大,被联合国粮农组织誉为最佳苹果产地,全世界每7个苹果就有一个来自于此。但交通不便、运输困难是优质苹果走出国门的羁绊。“借助陆海新通道,陕西苹果可以很快地运到东南亚国家,将对公司开拓海外市场产生积极效应。”参加西洽会的陕果集团副总经理齐升这样评价。

  陆海新通道,以重庆为通道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以广西、贵州、甘肃、陕西等西部省份为关键节点,运用铁路、公路、水运、航空等多种运输方式,通过广西北部湾等沿海沿边口岸,将货物通达新加坡及东盟主要国家。有了它,货物运行时间比经东部地区出海大幅缩短。

  陆海新通道,就是一个极具战略眼光的谋划和布局,让西部地区找到了更优出海口,也为北部湾送来了辽阔经济腹地。

  与此同时,随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出海出境大通道全部打通、铁公水空四种运输方式一体贯通,重庆正加快成为内陆国际物流枢纽,重庆与其他西部地区的关系,也从独自发展到带动发展:搞有序合作,不搞无序竞争;做枢纽,不争“主”“客”;当通道,不抢“中心”,共同建设西部开放高地。

  面向未来,城市群之于重庆,从相邻到相融,为西部装上新的增长引擎。

  荣昌区过去一直被誉为“重庆的西大门”,远离主城让其发展一度受限。“我们要在重庆和成都‘两头吃饭’。”荣昌区委书记曹清尧说。位于成渝两城“黄金分割点”的荣昌找到了自己的新位置——“成渝城市群新兴战略支点”。

  “中间地区”变为“中心地带”,成渝城市群消融行政区划的壁垒,给荣昌这样的中小城市带来新的红利:2018年工业运行指数全市第一;招商引资连续4个季度全市第一;2019年第一场签约仪式引进总投资达224.18亿元的21个重点项目……

  巴蜀千载情,川渝一家亲。国家《成渝城市群发展规划》实施以来,成渝城市群建设取得积极进展,川渝两地合作日益密切。如今,川渝两地政府正加快培育两地之间的次级城市,以促进形成大、中、小梯次协调发展的城市群格局,实现新的均衡发展。

  脱贫攻坚、交通枢纽建设、成渝城市群建设……从点、线、面逐一突破,重庆迎来全面发展机遇:背靠国家,连接西部,面向世界。

  “没有什么因素可以比地方政府之间的竞争与合作更能解释中国经济的奇迹。”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认为。

  当发展到了高质量阶段,西部各省之间从“各美其美”向“美人之美”转变,通过优势互补达到“美美与共”,从竞争到竞合,从比拼硬实力到共建软实力,才能找到西部发展新方向。

行千里致广大,走向竞合美好新未来

  千里为重,广大为庆。从全局谋划一域,以一域服务全局,是重庆对于西部、对于国家的使命。

  未来怎么走?重庆在思索,在尝试,在给出自己的答案。

  一曰开放。

  回溯百年历史,不难找到重庆开放的基因。1891年,重庆设立海关,成为最早对外开埠的内陆通商口岸,从此逐步崛起为西南和长江上游最大的水运枢纽和商业中心。而在这之前的一年,英国商人立德乐在此创办了立德乐洋行,经办土货出口和洋货进口业务。今天,立德乐洋行旧址仍静静矗立在南滨路原上新街新码头34号,中式重檐歇山式屋顶舒展大气,西式壁炉烟囱风貌犹存。

  立足内陆,放眼世界。重庆开放的努力与尝试不是孤军奋战,它有着中央鼎力的支持,让重庆不断完善各类开放平台;从更高层面上,重庆的带头开放带动开放也为内陆开放高地的建设源源不断输送“新动能”——

  重庆两江新区挂牌成立,它处于“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Y型大通道的连接点上,也在中欧班列(重庆)和长江黄金水道的交会处,是我国第三个国家级新区,也是内陆以及西部地区的第一个开发开放新区;中国和新加坡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运营中心落址重庆;中国(重庆)自由贸易试验区挂牌运营……截至目前,重庆已拥有19个国家级开放平台。

  开放,让全球要素资源不断向重庆汇聚。

  二曰升级。

  第一根钢轨、第一条铁路、第一辆自制吉普车……新中国成立初期,重庆曾创下多个第一,跻身全国六大工业基地。然而,过去几年,重庆产业结构性矛盾逐渐凸显,汽车、笔电两极独大却遭遇市场天花板——

  创新能力不足如何爬坡过坎?

  作为支柱企业,长安汽车在突围:2018年长安汽车正式对外发布第三次创业—创新创业计划,开始着力从单纯的规模扩张向高质量、高品质增长转型,从传统汽车制造企业向智能出行科技公司转型。

  转型很痛苦:大规模的投入、原有盈利模式的打破,带来业绩短期下滑和盈利模式的重建;转型又很有效:4月间,长安汽车全球研发中心投入使用,大大提升了研发能力,3月搭载二级自动驾驶技术和腾讯全新TAI智能网联系统的新车型一推出,便成为网红车款。

  对于整个城市,通过大数据智能化手段打造的重庆传统制造业“升级版”正在次第开花。点滴细节印证着变化的节奏:2019年上半年重庆以2.71%的中高端人才分布位居全国第八,80后、90后是其中主力军;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腾讯、华为等的西南总部落户重庆,并与重庆市签署全面深化战略合作协议;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永久落户重庆,为大数据智能化创新发展搭建交流思想、分享经验、深化合作、共谋发展的重要平台……

  “在一个经济发展的紧密体内,一个产业高地的形成,必然给其他地区带来机遇。”重庆工商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李敬说。重庆大数据智能化产业的兴起,将让整个西部地区在产业链配套中享受红利,并加快实现高质量发展。

  三曰融合。

  5月17日,重庆悦来国际会议中心两江厅内,在穿红衣的中国银行客户助理与穿黄衣的翻译志愿者配合下,企业见面、洽谈,就像一场场相亲会。近800场次的“一对一”洽谈完成,现场达成合作意向272个,签约87项。

  这是2019年中国西部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中的重磅活动——2019中国(西部)“一带一路”跨境投资与贸易对接会的场景。参加本次跨境投资贸易对接会的中国企业,均来自西部省区市。

  而西洽会的前身,正是举办了20届的渝洽会。更名的背后,是对自我定位的厘清与深化,意味着渝洽会升级为服务西部、服务全国、服务“一带一路”、服务全球的国家级展会,也意味着内陆开放之路越走越宽。

  70年,中国于人类历史上创造了罕见的增长奇迹,重庆一直在场;70年,诸多具有全球标杆价值的经济制高点相继出现,勾勒出中国经济高地美丽图景,重庆不曾缺席;70年,东部带动、中部崛起、西部追赶的阶梯状发展接力格局形成,重庆正持续发力。

  新时代,新格局,重庆乃至整个西部必将在新作为、新突破中取得更大辉煌。

  (本报记者 张焱 张国圣 章正;本组报道学术指导: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原所长金碚)


声明:除原创内容及特别说明之外,推送稿件文字及图片均来自网络及各大主流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认为内容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推荐

梁平手机台 掌上梁平